春滿人間 普天同慶

  發布時間: 2019-02-28 11:59    瀏覽次數:   次
作者:王萬祥

    我的故鄉在魯西南金、嘉、濟交界處的李屯村。據考證,尾字帶“屯”或“營”的村子都與戰爭有關。屯者,儲存、駐扎之義。戰亂時,用以屯糧,屯兵而圍建的村落多以“屯”作為后綴。

      一點不假,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村東頭還立著半個未坍圮的寨門垛子。人們都稱之為“東寨門”。有寨門必有寨墻,有寨墻必有護墻的海子(壕溝)。因為海子(此叫法源自元代)都是筑寨墻挖成的。城市就叫護城河。真是一舉兩得。城門或寨門外建有吊橋供人出入。戰亂時吊橋一拉,可防敵兵,防土匪強盜。——這都是冷兵器時代的產物。
      寨墻早已蕩然無存了,但海子卻仍斷斷續續地將村子圍了一圈。有些地段已經形成了大坑塘,這是祖祖輩輩墊宅基、蓋房孑挖成的,叫“起土坑”


 

      這些海子、坑塘起了大作用。夏季村子里的雨水都流貯在里面,一來可避免沖壞田里的莊稼,二來可以養魚養鴨鵝、栽蘆葦植蓮藕、洗衣服澆菜園。沿岸栽滿了楊柳榆槐。年年綠樹成蔭,荷花映日,蘆葦蕭蕭,鵝戲鴨鳴,一派太平祥和景象。

      遠遠望去,蓊翳蒼翠之中不時露出樓舍的一角,樹梢上薄霧繚繞,炊煙輕揚,簡直像一首典雅而深奧的古詩。

      小王河從村前蜿蜒流過,它源自嘉祥西部山區,向東流入南四湖中的南陽湖。河上建有雙拱石橋,便于對河南岸土地的耕種,也為附近兩岸村民的往來提供了方便。橋北頭立有記述建橋過程的石碑。主要內容是捐資人的姓名及數量。最后落款是:撰文XXX,書丹曾昭俊,(聽大人說他是土山集村的儒生)鐵筆ⅩXX。字體遒勁,刀法精細。后來才知道,刻石的三道工序:撰文,書丹,勒石。書丹,指用朱砂直接將文字書寫在碑石上。勒就是刻?,要以刀代筆。鐵筆就是刻字之人。每到橋上去玩,我都要在碑前佇立良久,在幼小的心靈里,已經埋下了熱愛書法的種子。

      每到夏季,高高的河堤上,濃密如蓋的樹蔭下,便成了人們乘涼聊天的景點。我們這些孩子甩掉褲衩,一頭扎進河里,很遠才露出頭來。驚得大人一頭冷汗。仰游,狗刨游,踩水游,扎猛子,打水仗,兩只小眼睛被水嗆得通紅,卻久久不愿意上岸。

      橋上更是熱鬧。撒魚的,看撒魚的,洗衣服的,洗澡的,干活休息的,往來走親戚的,做小買賣的……真像一幅縮小版的上河圖。

      有人說:“水是城市的靈魂,橋是城市的記憶,歷史是城市的紋身”。村落何嘗不是如此?小橋流水,池塘葦荷,斷壁殘垣無不積淀著厚重的歷史元素,訴說著無數悲歡離合的故事。水是生命之源。水養育著萬物,美化著環境,凈化著靈魂,滋潤著歷史,造福著人類。有水的地方,就有城市和村莊,就是人類聚居的天堂。

      村內有三條東西大街,前街東段住著王姓家族,西段是朱姓,兩條后街全是李姓。沒有南北街,只有幾個胡同相串聯。

      李、王、朱三大家族都沒有族譜,出自何宗何系,何時建村,皆無從考證。“問我祖先何處來,山西洪洞大槐樹。祖先故里叫什么,大槐樹下老鴰窩。”人們都如是說。史上出沒出過達官貴人、名流俊士或巨商大賈,一無記載,二無口傳,三無實物,實不可空口炫耀。

      史上雖無大忠之人,也無大奸之輩。世代務農,都是良家順民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自食其力,自得其樂。家族間沒有世仇恩怨,沒有宗派之斗,而是親如一家,視若同宗骨肉。民風淳樸,和諧安寧。千百年星移斗轉,滄海桑田,先輩們面朝黃土背朝天,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,頑強不屈地生存下來。

      1950年,我六歲,很多記憶終生難忘。

      終于解脫了嚴冬的束縛,春天降落人間。小河、坑塘抖落了身上的寒冰,任憑鵝鴨在她懷里歡快牠嬉戲、鳴叫。被堅冰憋屈了一冬的魚兒,再也奈不住性子,不時地跳出水面,興奮地展示自己綽約的豐姿。一冬打著冷顫裸睡的柳條,上帝給她披上了綠絨絨的新裝,她忘情地舒展著、炫耀著婀娜的腰肢。紅中透綠的蘆芽,破土而出,把幾百米長的海子打扮成一個生機勃發的靚仔?s著腦袋、緊緊偎依在一起的鳥兒,個個變得俏皮放浪,在樹枝間不停地翻飛,扇著翅膀拚了命地獨唱、對唱、大合唱。

      沉寂了幾千年的故鄉一夜間沸騰了。天藍藍,水清清,人人心里亮晶晶。凜冽的冬的鐐銬再也鎖不住春的腳步,終于,春滿人間,普天同慶。在共產黨領導下,土改運動在家鄉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。貧下中農分到了田、農具和牲畜,成立了村公所,選出了自己的干部,建立了民兵組織。鄉親們敲鑼打鼓放鞭炮,踩高蹺,扭秧歌,開大會,演節目,成夜校,辦學堂,個個揚眉吐氣,喜氣洋洋。婦女們的裹腳布扔了,腦后的發髻拔去了簪子,變成了雙辮子或剪發頭。被封建禮教綁縛了幾千年的女人們,象出籠的鳥兒,在蔚藍的天空自由地飛翔。平常很少言語的人們會唱歌了,能登臺演戲了,會扭秧歌了……。勞動人民的革命激情與聰明才智象火山一樣一下子噴發出來。他們感謝共產黨,感謝毛主席。翻身后的喜悅之情甜在每個人的心頭,洋溢在每個人的臉上。

      政府提出掃除文盲的號召,讓吃盡了“睜眼瞎”苦頭的農民倍受鼓舞。大家踴躍報名參加了夜校的學習。由念過幾年私塾的人當老師。用石頭、土坯當腿,上面架個木板當桌子,磚頭、石塊作板凳。自帶煤油燈、鉛筆和紙,有的帶石板、石筆。沒有課本就自編,比如:中國共產黨萬歲,毛主席萬歲,《東方紅》歌詞,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歌詞。還有姓名,姓別,村名以及日常用語等。除學習文化外,還學唱歌,《東方紅》、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等革命歌曲,男女老少都會唱。一時,出現了子教父、夫教妻、兄妹共學的群眾性學文化高潮。

      夜校,讓不少人摘掉了文盲帽,能閱讀通俗的書報,能寫常用的書信、便條、收據、發票等。有的還學會了打算盤。幾千年來,只有剝削階級才能享受的文化大餐,一下子送進了千家萬戶貧苦農民的餐桌。

      夜校,提高了解放初期基層干部的執政能力。還為新中國的工廠培養了一大批有文化的技術骨干。我村就有十幾個青年人,通過簡單的文化考試被招到造船廠、煤礦、電廠、鐵路等單位,當上了工人,吃上了國糧。

      李屯小學是建國后成立的第一批小學校。校舍是充公的地主家的樓房,桌子、長條凳全是新打的。(放到現在也算是高規格的。)招收的學生除本村外,還有缺屯、東韓、孫店的孩子。入學年齡不限,有的十五、六歲了去讀一年級。上級派來的第一位老師叫郝俊清,二十歲上下,眉清目秀,活力充沛。他在教學之余,還走街串巷動員未入學的孩子家長,非常受群眾的歡迎和敬重。村干部派人給他壘好鍋灶,送去米面炊具,安排好住處。村里有個讀了幾年私塾的老學究,從康熙字典上抄了幾個生僻字去找茬刁難郝老師。村干部知道后,立即召開群眾大會,對這個迂腐之輩進行了嚴肅的批斗?梢姰敃r人們有多么尊師重教!

      那時課程只有語文、算術、音樂、體育。語文課文很有趣,記得有:人。一個人。一個人有兩只手。什么“狗的尾巴是卷著的,狼的尾巴是拖著的。狗的耳朵是垂著的,狼的尾巴是豎著的。”(現在狗狼雜交,很難辨別了)。特別是學了《烏鴉喝水》的故事后,讓我記住了遇到困難時,自己要動腦筋想辦法去解決。這篇寓言故事,2016年又被人教版選入一年級語文上冊。還記得每篇課文都有插圖,真可謂圖文并茂。

      音樂課就是教唱《東方紅》、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、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、《歌唱二郎山》、《國歌》等。體育課就是做游戲——丟手絹,黃鼠狼拉雞,剪子包袱錘。踢毽子,斗拐,跳繩,拔河,賽跑等。老師都是全能型,一人全包。

      后來陸續換了不少老師,我記憶最深的,一位是郭廣敏老師,另一位是康老師。大概是上三年級時,我因病輟學了。好了之后,父母沒再提上學的事。是郭老師到家里勸說父母,又把我拉進了學校。我非常感激他,他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位恩人。不然,我就成了新中國的文盲了。

      康老師則有些與眾不同,一是口音,大概說的是東北話。二是他穿著一件男式背帶工裝服,褂子裝在褲子里,格外另類。鑲著兩顆很亮的門牙,身材魁梧挺拔,既像工人,又像軍人。他特別喜歡唱歌,男高音!陡璩缮健肥撬類鄢。每當唱起這首歌,他都神采飛揚,慷慨激昂。為了教我這首歌,夏天他讓我跟他一起睡在房頂上。他像父親一樣疼愛我,我一直想念著他。

      幾十年間,李屯小學為各級各類學校輸送了大量人才。他們在工廠、學校、機關、部隊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。


  • 地址:嘉祥縣機場路6號 聯系電話:0537-6851661 傳真:0537-6861576 郵箱:xcslgs@126.com
  • 山東祥城建設有限公司 版板所有   技術支持:0537網絡
  • ICP備案號:魯ICP備18012526號-1